大鲲案例 | 赠送给“小三”儿子的财产,可以要求返还吗? - 经典案例 - 长沙律师|长沙律师在线法律咨询-湖南大鲲律师事务所

大鲲案例 | 赠送给“小三”儿子的财产,可以要求返还吗?

发表时间:2019-07-22 1207

 

 

前不久,在《赠送给“小三”的财产可以要求返还吗?》一文中,我们谈到了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一方擅自处分夫妻共有财产,可能会基于侵犯配偶的财产权和违背公序良俗等原因而无效,尤其是婚外情案例中,小三获赠的财产往往会被认定为无效,而被原配追回。

那么,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 给予与小三所生子女的抚养费,是否侵犯现任妻子合法财产权益?

 

 

案例简介

陈氏与西门某系夫妻关系,西门某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与李瓶儿婚外情,并生育一子,取名西门豆豆。西门某背着陈氏签署一份《抚养协议》,约定由西门某按每年25万元的标准支付抚养费,至西门豆豆18周岁,并且在协议中明确“如果以后有任何原因(如家人的压力上法庭)等产生关于此事的法律纠纷,本人请求法院按照本人此意愿判决。”西门豆豆6岁时,陈氏得知此事,后酿成纠纷,以致成诉。

陈氏认为,自己与西门某没有实行夫妻分别财产制,西门某擅自给予与李瓶儿非婚生子西门豆豆抚养费的行为,侵犯了其财产共有权,且抚养费金额高达每年25万元,严重超出了一般抚养标准。

 

 

法院观点与结果

法院认为,父母对未成年子女有法定的抚养义务,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或生母,应负担子女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直至子女能独立生活为止,虽然夫妻对共同所有的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但夫或妻也有合理处分个人收入的权利。抚养费费用的多少和期限的长短,系先由父母双方协议,协议不成时再由法院判决。本案中西门某对于支付西门豆豆抚养费的费用和期限都已经明确作出承诺,并实际按其承诺内容履行,且在其个人收人可承担的范围内,并无不当。

 

 

律师总结 余金律师说

本篇案例与前篇《赠送给“小三”的财产可以要求返还吗?》中的所述案例,讲述的都是由于婚外的情感引起原配家庭财产变动而酿成的纠纷。但由于本案中介入了“非婚生子女”、“抚养费”、“抚养能力”等因素,而导致了处理结果上的不尽相同。李瓶儿和西门豆豆一方的“25万/年×18年”(金额为480万)的抚养费最终得到法律的支持,具备以下几点理由:

第一,《婚姻法》第25条第2款规定:“ 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或生母应当负担子女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直至子女能独立生活为止 ”。西门豆豆系非婚生子,跟随李瓶儿一起生活,西门某作为西门豆豆的生父应当负担其生活费和教育费。

 

 

第二, 抚养费的多少和期限的长短,系先由父母双方协议,协议不成时再由法院判决 。本案中西门某对于支付西门豆豆抚养费的费用和期限存在约定,该约定明确具体,意思表示真实,且在协议内容中承诺“如果以后有任何原因(如家人的压力上法庭)等产生关于此事的法律纠纷,本人请求法院按照本人此意愿判决”。之后,西门某按其承诺已实际履行六年,该法律行为并无法定的无效或撤销事由。

第三, 生父或生母对非婚生子女履行抚养义务,是否侵犯现任配偶的夫妻共同财产权呢? 余律师认为,父母对未成年子女具有法定的抚养义务,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任何人不得加以歧视和危害。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或生母,应负担子女的生活费和教育费。对非婚生子女的抚养费的负担,不能因未与现任配偶达成一致意见即认定支付的抚养费属于侵犯夫妻共同财产权,除非一方支付的抚养费明显超过其负担能力或者有转移夫妻共同财产的行为。

 

 

第四,本案480万的抚养费数额确实高于一般标准。余律师认为,在父母经济能力均许可的情况下,都应尽责为子女提供较好的生活、学习条件,且非婚生女子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本案结合西门某的收入和财产状况,以及已有婚生子女的生活水平,该案25万元每年的抚养费完全在西门某的个人收人可承担的范围内,数额并无不当。

编 后 语

本案属于保护非婚生子女合法权益的典型案件。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及思想观念的变化,未婚生育现象或者婚外生育现象有所增多,非婚生子的出生及其后续抚养照顾问题成为此类纠纷的矛盾焦点。从近年来人民法院审理此类案件的情况看,许多非婚生子的处境不容乐观,特别是双方父母因故分手后,部分父母拒不承认非婚生子与自己的亲缘关系或拒不支付抚养费用,非婚生子遭到身份歧视等现象层出不穷。

 

 

仅以道德约束要求非婚生子的生父母承担抚养责任,难以起到应有作用。因此,法律必然也必须成为最后一道有效保障。《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五条规定:“ 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视。 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或生母,应当负担子女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直至子女能独立生活为止 。”说明婚生子女与非婚生子女法律地位是平等的、没有差别的。

在处理此类案件时,应当以子女利益为优先考虑,对双方当事人及家属做好释法说理工作,以切实保障非婚生子女的合法权益。为人父母者,既然不能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就应该共同努力尽量将因父母分离对孩子的伤害降到最低,而不是因为抚养费等等问题再将夹在中间的孩子一再的伤害。

律师简介

 

 

余 金

长沙市律师协会物业管理法律事务专业委员会委员

长沙市律师协会财务与资产管理委员会委员

湖南大鲲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

余金律师从事律师行业多年,拥有丰富的诉讼和非诉讼法律实务经验,在诉讼解决方案策划、法律风险防范、非诉讼谈判等领域具有丰富的实战经验和娴熟的专业技能。余金律师擅长处理的法律事务主要集中在:租赁抵押、担保追偿、物业管理、民间借贷等民事合同纠纷,经济类犯罪的刑事辩护,企业常年法律顾问、私人律师。主要业绩有:

1.非诉讼法律服务 

①为长沙政法频道、长沙频道、法制周报等多家媒体、报社提供专业的法律服务;

②担任或曾担任湖南省政府、宁乡市政府、长沙市总工会、长沙市广播电视集团、芙蓉区杉木社区、湖南晖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深圳乐金空调净化设备工程有限公司等数十家单位和企业的法律顾问团成员;

③参与了或正在参与湖南新一佳破产清算案、中信银行不良资产催收等非诉讼法律服务;

2.诉讼法律服务 

成功的代理和参与了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担保追偿系列案件;长沙晚报大酒店与长沙晚报报业集团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耒阳市XX房地产公司与华融湘江银行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耒阳市耒中电站XX公司与刘XX民间借贷纠纷案;罗XX诉贵州詹阳动力重工有限公司、深圳国银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深圳市腾付通电子支付科技有限公司诉张X不当得利纠纷案;司XX销售假药罪;向XX伪造事业单位印章罪;张XX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聂XX合同诈骗罪;周X行贿罪、非法经营罪、合同诈骗罪等近百起诉讼案件。

 

前不久,在《赠送给“小三”的财产可以要求返还吗?》一文中,我们谈到了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一方擅自处分夫妻共有财产,可能会基于侵犯配偶的财产权和违背公序良俗等原因而无效,尤其是婚外情案例中,小三获赠的财产往往会被认定为无效,而被原配追回。

那么,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 给予与小三所生子女的抚养费,是否侵犯现任妻子合法财产权益?

 

 

案例简介

陈氏与西门某系夫妻关系,西门某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与李瓶儿婚外情,并生育一子,取名西门豆豆。西门某背着陈氏签署一份《抚养协议》,约定由西门某按每年25万元的标准支付抚养费,至西门豆豆18周岁,并且在协议中明确“如果以后有任何原因(如家人的压力上法庭)等产生关于此事的法律纠纷,本人请求法院按照本人此意愿判决。”西门豆豆6岁时,陈氏得知此事,后酿成纠纷,以致成诉。

陈氏认为,自己与西门某没有实行夫妻分别财产制,西门某擅自给予与李瓶儿非婚生子西门豆豆抚养费的行为,侵犯了其财产共有权,且抚养费金额高达每年25万元,严重超出了一般抚养标准。

 

 

法院观点与结果

法院认为,父母对未成年子女有法定的抚养义务,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或生母,应负担子女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直至子女能独立生活为止,虽然夫妻对共同所有的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但夫或妻也有合理处分个人收入的权利。抚养费费用的多少和期限的长短,系先由父母双方协议,协议不成时再由法院判决。本案中西门某对于支付西门豆豆抚养费的费用和期限都已经明确作出承诺,并实际按其承诺内容履行,且在其个人收人可承担的范围内,并无不当。

 

 

律师总结 余金律师说

本篇案例与前篇《赠送给“小三”的财产可以要求返还吗?》中的所述案例,讲述的都是由于婚外的情感引起原配家庭财产变动而酿成的纠纷。但由于本案中介入了“非婚生子女”、“抚养费”、“抚养能力”等因素,而导致了处理结果上的不尽相同。李瓶儿和西门豆豆一方的“25万/年×18年”(金额为480万)的抚养费最终得到法律的支持,具备以下几点理由:

第一,《婚姻法》第25条第2款规定:“ 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或生母应当负担子女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直至子女能独立生活为止 ”。西门豆豆系非婚生子,跟随李瓶儿一起生活,西门某作为西门豆豆的生父应当负担其生活费和教育费。

 

 

第二, 抚养费的多少和期限的长短,系先由父母双方协议,协议不成时再由法院判决 。本案中西门某对于支付西门豆豆抚养费的费用和期限存在约定,该约定明确具体,意思表示真实,且在协议内容中承诺“如果以后有任何原因(如家人的压力上法庭)等产生关于此事的法律纠纷,本人请求法院按照本人此意愿判决”。之后,西门某按其承诺已实际履行六年,该法律行为并无法定的无效或撤销事由。

第三, 生父或生母对非婚生子女履行抚养义务,是否侵犯现任配偶的夫妻共同财产权呢? 余律师认为,父母对未成年子女具有法定的抚养义务,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任何人不得加以歧视和危害。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或生母,应负担子女的生活费和教育费。对非婚生子女的抚养费的负担,不能因未与现任配偶达成一致意见即认定支付的抚养费属于侵犯夫妻共同财产权,除非一方支付的抚养费明显超过其负担能力或者有转移夫妻共同财产的行为。

 

 

第四,本案480万的抚养费数额确实高于一般标准。余律师认为,在父母经济能力均许可的情况下,都应尽责为子女提供较好的生活、学习条件,且非婚生女子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本案结合西门某的收入和财产状况,以及已有婚生子女的生活水平,该案25万元每年的抚养费完全在西门某的个人收人可承担的范围内,数额并无不当。

编 后 语

本案属于保护非婚生子女合法权益的典型案件。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及思想观念的变化,未婚生育现象或者婚外生育现象有所增多,非婚生子的出生及其后续抚养照顾问题成为此类纠纷的矛盾焦点。从近年来人民法院审理此类案件的情况看,许多非婚生子的处境不容乐观,特别是双方父母因故分手后,部分父母拒不承认非婚生子与自己的亲缘关系或拒不支付抚养费用,非婚生子遭到身份歧视等现象层出不穷。

 

 

仅以道德约束要求非婚生子的生父母承担抚养责任,难以起到应有作用。因此,法律必然也必须成为最后一道有效保障。《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五条规定:“ 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视。 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或生母,应当负担子女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直至子女能独立生活为止 。”说明婚生子女与非婚生子女法律地位是平等的、没有差别的。

在处理此类案件时,应当以子女利益为优先考虑,对双方当事人及家属做好释法说理工作,以切实保障非婚生子女的合法权益。为人父母者,既然不能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就应该共同努力尽量将因父母分离对孩子的伤害降到最低,而不是因为抚养费等等问题再将夹在中间的孩子一再的伤害。

律师简介

 

 

余 金

长沙市律师协会物业管理法律事务专业委员会委员

长沙市律师协会财务与资产管理委员会委员

湖南大鲲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

余金律师从事律师行业多年,拥有丰富的诉讼和非诉讼法律实务经验,在诉讼解决方案策划、法律风险防范、非诉讼谈判等领域具有丰富的实战经验和娴熟的专业技能。余金律师擅长处理的法律事务主要集中在:租赁抵押、担保追偿、物业管理、民间借贷等民事合同纠纷,经济类犯罪的刑事辩护,企业常年法律顾问、私人律师。主要业绩有:

1.非诉讼法律服务 

①为长沙政法频道、长沙频道、法制周报等多家媒体、报社提供专业的法律服务;

②担任或曾担任湖南省政府、宁乡市政府、长沙市总工会、长沙市广播电视集团、芙蓉区杉木社区、湖南晖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深圳乐金空调净化设备工程有限公司等数十家单位和企业的法律顾问团成员;

③参与了或正在参与湖南新一佳破产清算案、中信银行不良资产催收等非诉讼法律服务;

2.诉讼法律服务 

成功的代理和参与了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担保追偿系列案件;长沙晚报大酒店与长沙晚报报业集团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耒阳市XX房地产公司与华融湘江银行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耒阳市耒中电站XX公司与刘XX民间借贷纠纷案;罗XX诉贵州詹阳动力重工有限公司、深圳国银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深圳市腾付通电子支付科技有限公司诉张X不当得利纠纷案;司XX销售假药罪;向XX伪造事业单位印章罪;张XX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聂XX合同诈骗罪;周X行贿罪、非法经营罪、合同诈骗罪等近百起诉讼案件。

延伸阅读:
搜索
大鲲律师推荐
热文推荐